访施普林格·天然集团总修正菲利普·坎贝尔:论文撤稿是科学进程的一部分

访施普林格·天然集团总修正菲利普·坎贝尔:论文撤稿是科学进程的一部分

  菲利普·坎贝尔

  “我认为撤稿是科学进程的一部分。很多问题论文只能在宣布 后被发现,这时候 分 必定 会发生撤稿现象。” 11月3日,在由腾讯公司举行 的第六届“腾讯WE大会”前一天,2018年夏天从《天然 》总修正 岗位上履新施普林格·天然 集团总修正 的菲利普·坎贝尔(Philip Campell)承受 了多家媒体专访。在拜访 中他提到,假如 期刊坚持要求作者在自己的论文中全面的描述和披露自己工作的状况 ,就有很大的可能下降 他们隐藏欺诈行为的机遇 。

  从上世纪九十时代 起,菲利普·坎贝尔就开始担任《天然 》这本权威学术杂志总修正 ,至今已达22年之久。走上施普林格·天然 集团总修正 的岗位,菲利普·坎贝尔表明 未来他将使用 多年堆集 的“外部联络 ”,为“包括可继续 开展 方针 、卫生保健、气侯变化以及诸如和平与正义这样的社会科学主题”等重大研讨 提供撑持。

  谈造假论文被撤:撤稿现象“必定 发生”

  记者:你是否情愿 评价一下近期哈佛大学的“撤稿门”工作 ?《天然 》会在什么状况 下要求撤稿?学术出版物会采纳 哪些措施最大限度地躲避 类似事情的发生?

  菲利普·坎贝尔:我就不评价详细 的工作 了,但是 我确实可以就撤稿这些问题来宣布 一下评论。关于 《天然 》而言,我们一发现稿件中存在不正确的状况 ,我们就会撤稿——我认为这是科学进程的一部分。

  实践 上就撤稿而论,只有50%的可能是因为存在学术上的行为不端,但是 也有很多是因为 十分 诚实的原因需要撤稿。关于 这些撤稿我们会很乐意遵命,关于 那些因为 不诚实的原因此 呈现 撤稿的状况 ,我们也很庆幸可以 把稿件撤掉。因为关于 科学期刊而言,我们要纠正这些记载 ,而不是专注于去寻找在相关的工作 中该责备 谁。

  您还问到我们来去做些什么来减少撤稿的这种现象?应该说这是十分 困难的。因为实践 上很多时分 只有在论文宣布 之后,很多其他科学家会试着重复他所做的实验,在他们得不到相应的实验的成绩、意识到这个实验无法复制的时分 ,我们可能才刚发现当时的论文可能有问题。

  关于 记者修正 或者是同行评议者来说,他们实践 上只能信赖 作者在自己论文中所描述的内容。在这种状况 下,很多时分 只有在先宣布 之后,在后来的事态开展 中意识到当时可能会有问题,也就是说,必定 会发生撤稿这种现象。

  我想也许有一个方法 可以减少这种状况 发生的几率,那就是我们期刊会继续坚持要求作者在自己的论文中全面的描述和披露自己工作的状况 ,因为假如 作者可以 这样做的话,那就有很大的可能下降 他们隐藏欺诈行为或者是欺瞒状况 的机遇 。

  记者:说到同行评议,开展 中国家的同行评议者好像很少。

  菲利普·坎贝尔:我们会通过参加学术会议、拜访实验室、听取学术陈述 等途径寻找更多的同行评议者。同时还要和他们进行交流,并且要听到别人 提起这样一些学者和科学家。

  现在宣布 的论文越来越多,一旦找到新的同行评议者,我们就会寻求他们的协助 。至于同行评议者的数量,确实 在不同国家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平衡,我们也致力于改变这一状况,但我们现在 只能做我们现在能做的。

  记者:9月《天然 》宣布 了一份陈述 ,称罕见千名作者大约 每5天就会宣布 一份论文,其间 有不少来自中国。对此你有什么评论?

  菲利普·坎贝尔:我看到了相关的陈述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我们确真实 审稿过程中尽量地确认作者——那些为论文做出了贡献的署名作者。

  你说到的状况 ,也许是有一些人只是在别人 的论文上加了一个名字。我们在竭力防止 这种状况 。因为 现在我不知道这份陈述 里提到的人有没有《天然 》的作者,但是 ,这个事情确实需要研讨 和调查,那些触及 到的大学也应该采纳 措发挥 开调查。

  记者:怎么 防止 类似的学术不端或造假?

  菲利普·坎贝尔:关于 学术不端,只能是我们在任何时分 发现或者是接到了相关的信息就要立刻采纳 举动 。

  (关于 学术不端)有的时分 审稿人会在宣布 前发现问题,有时分 是有人在宣布 后发现有问题。但无论任何状况 ,我们都会去联络 作者或者作者地点 单位,看看发生了什么。假定 真的发生了学术不端行为,我们会采纳 举动 ,比如说在情节严峻 的状况 下要求撤稿。

  谈中美科研合作:和曾经 一样健康

  记者:在你看来,近期中美两国间的科学交流与合作是否仍然 顺畅有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