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受万画《聊斋全图》•475神女

书生痴情得娇女

珠花为媒事事安

白话缩文:郭能勇撰

福建人米生在郡城醉酒,忽听大户家中传来庆寿的笙箫鼓乐声。米生投进名帖,被邀入席。两少时代 寿星老翁频频劝酒,米生大醉。后来又路过这里,见老翁一家已搬走。

米生与鲍庄、褚某喝酒,当夜鲍庄死了。米生因此吃了官司,一年后获释,但家产尽失,功名被除。他去郡城寻求 恢复功名,一女郎赠送他价值百金的珠花让他打点关系。衙门里上下勒索,米生没舍得送珠花。翌年,米生误入深山,再遇女郎。得知他功名还未恢复,女郎又赠白银二百两。米生考进县学,把白银送给哥哥作为恢复家业的资本。

米生先祖的门人做了巡抚,很照顾 米氏兄弟。一日,女郎哥哥傅公子 上门求援,说家父遭祸,非巡抚不能救。米生不肯为私事求人,女郎懊悔 自己看错了人,说:『我是神女。家父是南岳都理司,偶尔 开脱 地官,需要上诉玉帝,没有本地巡抚的官印,便无法解救。』米生绞尽脑汁,向巡抚爱妾献上珠花,爱妾偷了大印给米生用了,最终将人救出。

神女与米生成亲后十分贤惠,只是不生育。哥哥为米生买来一妾,她头上有朵珠花。神女诘问 珠花来历,本来 是巡抚爱妾身后 被女仆 偷出,又被妾父买去。后来,妾生下双胞胎儿子。

米生八十岁时,神女仍貌如少女。米生病重,神女令人做了大棺材。米存亡 后,她也躺进棺材死去,家人将他们合葬了。

白话 缩文:于受万撰

米生,福建人,偶入郡,醉过闹市。闻高门中箫鼓如雷,问之居人,云是开寿宴者。投入名帖,被邀入席。见一老叟南面坐,少年周到 待客。人称少年为傅公子 。公子 频频劝酒,米生大醉。后再经此门,则已迁去矣。

米生与数人宴饮,饮散,内一人死于归途。死者世伯 名讼之。生以谋杀论死,备历械梏,以罪无申证,宽系之。逾年,有上官廉知其冤,释之。然家中田产荡失,功名亦被清除 。于是,携囊入郡,企图 可以辩复。日将暮,休于路侧,忽有华车美婢过之。车中一女郎,似知米生窘况,自髻上摘珠花一朵,交与米生,曰:“此物能鬻百金,以备急用。”微睨之,乃绝代佳人也。问婢得知,女郎乃傅公子 之妹。至郡投状,上下勒索甚苦,出花展视,不忍释手,遂归。翌年,误入深山。会清明节,游人甚众,又遇赠花女郎,知生不忍弃珠花,功名未得恢复。女晕红上颊再赠白银二百两,为进取之资。按女郎所示,米生携银再入郡周旋,其功名和家业均得以恢复。

一日,傅公子 入门,拜伏于地。言家父遭祸,非米生不能救。米生故畏难之。天亮 ,女郎惨然入,向壁而泣,曰:“受人求者常骄人,求人者则常畏人。”米生再三谢罪,近挽纤手,隐而搔之。女忿然而去。生追出,長跪而拦之。女意稍解,曰:“实告君,妾乃神女,傅公子 之胞妹也。家君为南岳都理司,偶失礼于地官,将受天责,非本地长官印信,不可解也。君如不忘旧义,以黄纸一幅为妾求之。”言已,登车而去。米生遂向巡抚爱姬献上所藏珠花,取得印信,交女郎。其父遂得安全 。

越很多天 ,傅公子 送女郎至,与之成亲。生年八十,女尤处子。米生卒,神女亦从容入同棺而殁,因并葬之。至今传为“大材冢”云。

相关阅读